当前位置: 智雅名人网> 时事资讯> 姓毛的名人,毛泽东与周世钊,同登岳麓山,诗词唱和永葆同窗情

姓毛的名人,毛泽东与周世钊,同登岳麓山,诗词唱和永葆同窗情

发布日期:2021-05-31 03:26:05 来源: 编辑: 阅读: 0

昨天,姓毛的名人这个问题很多很多 人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受到广大朋友们的关注,那么关于姓毛的名人相信朋友们都是想要了解到最新的消息吧,小编也是在网上进行了一些整理,梳理到了一些与姓毛的名人相关的文章,就有了下面这篇《姓毛的名人,毛泽东与周世钊,同登岳麓山,诗词唱和永葆同窗情》,一起来了解了解吧。

湘江游泳

1955年6月19日晚10时,毛泽东乘专列从杭州抵达长沙,专列停在大托铺机场附近的车站。


20日上午10时,毛泽东在公安部长罗瑞卿、警卫局长汪东兴、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语言学家杨树达和老同学、省教育厅副厅长兼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周世钊的陪同下,在城北七码头乘船逆江而上。


雨后初晴,凉风掠过水面,拂到人身,使人感到分外的爽快、轻松。毛泽东身着白衬衣,站在甲板上,眺望湘江两岸。翠绿的岳麓山、带形的长岛、滚滚的江水,这熟悉的一切引发他无限的回忆。


船至猴子石,毛泽东要到湘江中游泳。


毛泽东游泳


周世钊是毛泽东在一师读书的同学,他作为友人善良地劝说道“现在湘江水涨,水广且深,还相当浑浊,游泳也许不便。”毛泽东转过身来,对周世钊笑着说:“你不要说外行话。庄子说‘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水越深,浮力越大,游泳起来当然要便利些,你反而说不方便呢?”面对这位老朋友引经据典的雄辩,周世钊也不好多说。


船缓慢地停靠了,毛泽东换上游泳衣,从容下水。十多个年轻的小伙子早已跳入水中,轻轻地划着,他们都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保护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时而侧泳,时而仰泳,安闲轻松,平稳而舒缓地向前。


罗瑞卿、周小舟、周世钊等不善游泳,只好站在船上远远地看。他们都停止了交谈,聚精会神看毛泽东游泳。



岳麓

一个小时后,毛泽东游到牌楼口北面上岸。他穿好衣服后,一行人乘车前往岳麓山参观。毛泽东是旧地重游,登山前,省委准备了两部轿子,毛泽东不肯坐轿,坚持步行。在一行人的陪同下,毛泽东迈开稳健的步伐向山上走去,边走边和陪同的同志们谈谈笑笑。


来到爱晚亭,他们小憩片刻。30年前,毛泽东与同学们常来这里读书、谈论国事;或独自一人挟书来这里,潜心攻读。此时,毛泽东来到亭内,倚坐在栏杆上,回想往事,当然是感慨万千。


岳麓山的毛泽东雕像


休息一会儿后,周世钊对毛泽东说:“主席,我们走吧。”


“啊!不急。”毛泽东感慨地说,“惇元兄,我是30年没登岳麓山了啰!”


“是呀,我也好久没来了,今天是特意陪主席来的。主席还记得当年的情景吗?”


“记得,记得。”毛泽东连连说。


“还是我来领路吧。”周世钊兴致勃勃地说。


毛泽东起身走出爱晚亭,又转身看了看亭上三个硕大的字——爱晚亭。这是毛泽东亲笔题写的,1952年,当地政府对爱晚亭进行全面修整时,请毛泽东题写匾额,毛泽东欣然应允


毛泽东题词“爱晚亭”


毛泽东一行继续向山上攀登。过了岳麓山门,顺着一条两旁种有高大香樟的林荫道前行,来到岳麓书院门前,书院大门还保存着前清时的旧观,端庄而遒劲的“岳麓书院”四个大字门额及“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对联,十分醒目。


毛泽东游岳麓山的消息,很快被湖南大学的学生们知道了,年轻人拥上来,在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担任保卫工作的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强心里有些紧张,担心这么多学生围上来,保卫工作不好做。毛泽东却不以为然地说:“我们走呀,学生里没有坏人的。”


50年代中期,祖国发展日新月异,毛泽东身体状况也很好,他常常出现在群众中间,而不像后来那样深居简出。


接着,经过观音阁、笑啼崖、白鹤泉,一行人来到岳麓高峰的云麓宫。云麓宫在新中国成立前已破败不堪,新中国成立后由国家拨款改建为檐阁楼式建筑。陪同游山的同志向毛泽东介绍道,云麓宫为明代吉简王就藩长沙时所建,属道教二十三洞真虚福地,但早已成废址。嘉靖年间,太守孙复令道士李可经主持修葺,植有柏桐梓及篁筱千株,山峰景色更加美丽。


岳麓宫



望橘子洲头

毛泽东听了满意地点点头。他环视了云麓宫壁间悬挂的诗词对联后,来到宫外的望湘亭,凭栏远眺,橘子洲头烟云绿树,湘江上风帆沙鸟,美丽如画。屋宇栉比的长沙城和过去迥然不同了。


一会儿,他回过头问陪同人员,云麓宫曾悬挂的“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的对联和“一雨悬江白,孤城隔岸青”的诗句怎么不见了。有人告诉他,岳麓山景观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时遭摧残,毁坏很多,解放后才逐渐修复,有些文物还来不及恢复原状。


下午2时,毛泽东请罗瑞卿、周小舟、周世钊等人及陪同人员在望湘亭共进午餐,摆了两桌。席间,谈笑甚欢,毫无倦意,谈话的内容海阔天空。毛泽东思维活跃,跳跃性大,上下古今,革命岁月,目前的建设,往日的朋友,几乎无所不包,随意转移话题。


看着谈笑风生的毛泽东,周世钊此时觉得眼前的这位领袖人物似乎还和年轻时一样,对毛泽东说:“你是六十二三的人了,还是那样健康,这样精神,还能像今天这样击水湘江,这样登上岳麓山,大大赛过了许多年轻人,如果把今天的真实情况讲给青年们听,一定会使他们感到无比兴奋,认真向你学习。”


岳麓山风景区


毛泽东笑着说:“这算什么,爬山嘛,锻锻炼炼,何况仅仅是这样点短路,另外游泳也不是什么难事情,我们不是每天都要走路么?游泳就很容易出问题,不可粗心大意,我在第一师范学习游泳时,就出过几次危险,不是同学的救护,险些‘出了洋’。”这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


毛泽东边吃饭边风趣地对陪同人员说:“你们年纪轻,多吃些吧!看到李银桥被辣椒辣得满头大汗,毛泽东微微一笑说:“锻炼,锻炼。”接着又指了指身材高大的罗瑞卿说:“罗长子,你个头大,多吃点啊!”又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下午3时多,大家在笑语声中愉快地吃完了午饭。这时天空下了一场小雨。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不多一会儿,雨过天晴。毛泽东同大家一道,高高兴兴地下了山。



诗词唱和

下山之后,周世钊兴奋不已。当晚他一直不能入眠。诗兴盎然的他,伏在桌前,把这天陪毛泽东游山的内容写成了一首《七律·从毛主席登岳麓山至云麓宫》:


滚滚江声走白沙,飘飘旗影卷红霞。


直登云麓三千丈,来看长沙百万家。


故园几年空兕虎,东风遍地绿桑麻。


南巡已见升平乐,何用书生颂物华。


岳麓山


不久,周世钊把这首诗和另一些自己的诗词寄给了毛泽东。


收到周世钊1955年6月写的《七律·从毛主席登岳麓山至云麓宫》诗后,毛泽东没有立刻回复,直到10月4日,毛泽东致信周世钊,在信中写道:“读大作各首甚有兴趣,奉和一律,尚祈指正。”并附上一首《七律·和周世钊同志》:


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


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


尊前谈笑人依旧,域外鸡虫事可哀。


莫叹韶华容易逝,卅年仍回赫曦台。


周世钊的《从毛主席登岳麓山至云麓宫》一诗,记述了他与毛泽东同游的情况,歌颂了农业合作化运动和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毛泽东的和诗并没有按这个思路作下去,而是追忆游览景况,写出了家乡老友欢聚的深情,唱出了乡情与友情,在诗中更有对友人的勉励与自勉。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首诗一直没有公开发表。直到1983年12月26日纪念毛泽东诞辰90周年时,才公之于世。当天的《湖南日报》几乎是用了整整一个版面,介绍了这首诗以及毛泽东同周世钊的这段交往、诗词酬唱奉和的过程。


诗词唱和


周世钊,字惇元,湖南宁乡人,是毛泽东的老朋友。1913年他们同时考入湖南省第四师范(后并入湖南省第一师范),是同班同学。在学校时,周世钊曾任文学部部长,参加了毛泽东等人组织的新民学会。周世钊一生矢志从事教育事业,政治上倾向进步,主张“教育救国”,用“教育改造社会”。他与毛泽东毕生交往,书信往来频繁,诗词唱和尤多。长沙和平解放时,他两次致电向毛泽东表示祝贺。1955年前后,周世钊担任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兼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毛泽东致信周世钊说,“希望团结全体师生加紧学习,参加人民革命事业”,“为人民的文教工作服务”。周世钊得信后,倍感亲切,深受鼓舞。


1950年9月,周世钊接受毛泽东的邀请,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路过许昌时,周世钊联想到当年曹操在此挟天子以令诸侯,虽未能得逞,却凭借许昌的优越条件,北并幽冀,南抗孙刘,扩展了自己势力的典故,作《五律·过许昌》:


野史闻曹操,秋风过许昌。


荒城临旷野,断碣卧斜阳。


满市烟香溢,连畦豆叶长。


人民新世纪,谁识邺中王。


周世钊


到北京后,周世钊参加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国庆观礼。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约见了周世钊,分别20多年的老同学见面了,都很高兴。他们谈起了在一师的一些往事,谈到“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时,毛泽东说只有三个人的来信。周世钊说:“也难怪啊,那时谁也不知道你日后有如此的辉煌啊!”两人一阵开怀大笑。


故人重逢,又同是喜好诗词,周世钊便以《五律·过许昌》相赠。毛泽东此时正忙于抗美援朝的决策,一时无暇以诗相和,不过始终未忘周世钊的诗。


1956年12月5日,毛泽东致信周世钊:


惇元兄:


两次惠书已收到,情意拳拳,极为高兴。告知我省察情形,尤为有益。校牌仍未写,因提不起这个心情,但却时常在念,总有一天要交帐的,时常记得秋风过许昌之句,无以为答。今年游长江,填了一首水调歌头,录陈审正。


毛泽东所录陈的词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水调歌头·游泳》。


毛泽东同周世钊的交往及诗词酬唱答和并没有结束。


毛泽东



诗词神游九嶷山

周世钊、李达、乐天宇三人都是毛泽东的好友,1961年的一天,他们聚在一起,正好有人从湖南宁远给乐天宇捎来九嶷山的斑竹。


传说尧帝两女同嫁舜帝。舜帝南巡死于九嶷山,即葬于此地,二妃寻舜至湘江,悼念死去的夫君,泪水滴落在竹上而成斑点,有湘妃竹之称。


周世钊三人商定,送一枝斑竹给毛泽东。另外,周世钊送一幅内有东汉文学家蔡邕文章的墨刻;李达送一根斑竹毛笔,写一首咏九嶷山的诗;乐天宇送一条幅,上有蔡伯喈《九嶷山铭》的复制品,还有乐天宇写的一篇七律《九嶷山颂》。


九嶷山风景区


他们为什么送有关九嶷山的礼物给毛泽东呢?原来是源于毛泽东和乐天宇的一次聊天。有一次,毛泽东和新中国成立后在农业大学工作的乐天宇聊天,说他很喜欢九嶷山的斑竹,自己是湖南人,却没有到过九嶷山,乐天宇随即念起清朝何绍基的一首诗:“生长月岩濂水间,老来才入九嶷山,消磨精力知余力,踏遍人间五岳还。”毛泽东听后表示以后一定要去九嶷山看看。


收到周世钊、李达、乐天宇的诗词和礼物后,毛泽东非常高兴。12月26日,毛泽东在他68岁生日这天,致信周世钊,信中说:“惠书收到,迟复为歉,很赞成你的意见。你努力奋斗吧。我甚好,无病告慰。‘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朝云薜荔村。’‘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同志,你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岂不妙哉?”毛泽东还在信中附上一首《七律·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干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斑竹


毛泽东一生都没有机会去游九嶷山。可他却在这首诗里,在想象中“神游”了一番。他不仅仅是在九嶷山“神游”了一番,还“神游”了整个有“芙蓉国”之称的湖南,并寄托了他对故乡及友人的思念与祝愿之情。


毛泽东这首诗最初的题目不是《答友人》,而是《答周世钊、李达、乐天宇》。乐天宇看到此诗后,向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表示,希望圈去自己的名字,并说:“我这个人办事莽莽撞撞,弄得不好,以后可能给主席添麻烦,不能用我的名字。”这一意见上报毛泽东,得到同意后删去了原诗题上的三个人的名字。



周世钊与毛泽东的友情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周世钊致力于毛泽东诗词的研究和宣传,写过两篇讲解毛泽东诗词的文章:《伟大的革命号角,光辉的艺术典范——谈毛主席诗词十首的体会》、《学习毛主席诗词,教好毛主席诗词——对长沙市中学语文教师作的辅导报告》,分别发表于《湖南文学》1964年第7期和《语文战线》1975年第2期。他还写有多篇有关毛泽东的回忆文章.


1963年12月《毛主席诗词》出版后,注释者云起,众说纷纭。为此,周世钊曾致信毛泽东。1964年1月31日,毛泽东复信说:“拙作解释,不尽相同,兄可以意为之,俟见面时详谈可也。”一句“兄可以意为之”,可见毛泽东对周世钊对自己诗词理解的认可。


毛泽东诗词


在毛泽东诗词研究方面,周世钊是占有很大优势的,这不仅因为他本人是诗人,而且因为他与毛泽东过从甚密,经常谈诗论词。毛泽东也对周世钊能正确理解自己的诗词作品抱有很大的希望。


1972年国庆期间,周世钊抵京,受到毛泽东的接见,这可能是毛泽东和周世钊这两位老朋友的最后一次见面。


周世钊晚年多病,毛泽东对他表示了极大的关心,1974年和1975年,周世钊两度到北京治病。1975年10月,毛泽东专门派他的保健医生到北京医院对周世钊进行仔细的检查。


1976年初,周世钊旧病复发,在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病情日益加重。毛泽东得知周世钊的病情后,指示有关部门从北京医院派两名著名医师,于4月20日乘飞机专程赴长沙为周世钊治病。不幸的是,周世钊于当日凌晨病逝。


周世钊照片


","content_hash":"f753106f

对于姓毛的名人这个问题本站就介绍到这里,关于《姓毛的名人,毛泽东与周世钊,同登岳麓山,诗词唱和永葆同窗情》你还有哪些问题呢,可以在下方留言哦!

用户评价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dgbanyun.cn All right reserved. 智雅名人网

备案号:粤ICP备13001008号-2 | |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