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雅名人网> 爱国名人> 姓苏的名人,历史的惊人巧合,两大苏姓才子,因相同罪名,被同名之人参倒

姓苏的名人,历史的惊人巧合,两大苏姓才子,因相同罪名,被同名之人参倒

发布日期:2021-05-30 11:05:02 来源: 编辑: 阅读: 0

昨天,姓苏的名人这个问题众多 人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受到广大老铁们的关注,那么关于姓苏的名人相信老铁们都是想要了解到最新的内容吧,小编也是在网上进行了一些整理,总结到了一些与姓苏的名人相关的文章,就有了下面这篇《姓苏的名人,历史的惊人巧合,两大苏姓才子,因相同罪名,被同名之人参倒》,一起来了解了解吧。

有人说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时候,历史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子,它总会有意无意弄出诸多的巧合,捉弄着世人,让人啼笑皆非,感叹命运无常造化弄人之际,他却为自己的“恶作剧”躲在一旁偷笑不已。


前一段网文界爆出了一个超级大瓜,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在给网文作者提供的新合同中,因为苛刻的条件被吐槽为“霸王条款”,引起了广大创作者的不满,一时间各路笔杆子口诛笔伐,甚至还弄出了个五五断更节,让腾讯站到了风口浪尖,也让高层背上了“黑心资本家”,不尊重知识创造者的恶名,结果导致股价大跌,市值短短数日缩水几十亿,引得吃瓜群众纷纷惊呼,文化人果然得罪不起,他能让你流芳百世,更能让你身败名裂,甚至遗臭万年。


可是宋朝还就真有同名同姓两个人不信这邪,不光要拿文化人开刀,而且选的还都是大咖。一个参倒了同宋词的“开山祖师”梅尧臣并称为梅苏的苏舜钦,一个搞垮了宋词的“泰山之巅”苏轼至于两人的结局,自然是被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宋仁宗的锐意改革,却产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党争

要想讲明白这两件事,首先就要从宋仁宗时期著名的庆历新政谈起。所谓的庆历新政,其实就是在宋仁宗庆历年间,为了解决内忧外患,由范仲淹等人发起的一场变法运动


庆历三年的北宋,天下很不太平。西夏在不断的挑衅,把北宋这个昔日大哥打的满地找牙。辽国也在锲而不舍的敲着竹杠,国内又是大旱,百姓民不聊生,各地陆续开始爆发小规模的农民起义。在这种内外交迫的局面下,宋仁宗终于下定了决心,推行新政,从根子上解决宋朝面临的冗官冗费等问题,励精图治,变法图强。


范仲淹临危受命,作为改革的吹哨人,他提出了十点建议,包括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等。在这些政策里,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对选人用人制度的调整,比如放弃论资排辈,要根据工作业绩来考核官员,决定升降;再比如不允许高级官员推举自己的子子孙孙当官,都要经过正经的科举考试才行。不难看出,这是在同整个官场做对,是对潜规则的挑战。所以朝廷很快就分为了两派,一派是范仲淹、富弼欧阳修等锐意改革派,另一派则是除改革派以外的全体官场。双方势同水火,闹得不可开交。


“驻京办”主任公款吃喝,引发了北宋官场第一次有据可查的“文字狱”

苏舜钦,字子美,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关于他的轶事挺多,比如晚上用史书当下酒菜,一边喝酒一边看,一晚上要喝一斗之类的。但是真正让他出名的是其在“驻京办”任上发生的公款吃喝,聚众招妓案。


宋朝时候有个机构叫做进奏院,各地方官进京朝见皇上,都要住在这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驻京办”。进奏院的最高长官叫做“监进奏院”,太拗口,我们还是称呼为院长吧。由于驻京办的重要地位,所以也就成了朝中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必争之地。作为同情改革派的大佬,丞相杜衍的女婿,改革派领袖范仲淹的粉丝,改革派急先锋欧阳修的好友。苏舜钦当仁不让的占据了这个要害部门,成为了苏院长。


平心而论,苏院长不能算是凭借关系上位的纨绔子弟,他有才华也有能力,当这个院长甚至有些屈才。


这一天,又到了纪念仓颉造字的“赛神会”,歌乐升平的汴京人民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狂欢。当时的进奏院汇聚了一堆受益于范仲淹新政,不需要论资排辈而耀升高位的青年才俊们,一帮意气相投的年轻人在一起又怎会甘于寂寞,自然向苏院长申请搞个内部party,同事们吃吃喝喝,联络下感情,有利于今后工作的顺利开展。


自己看书还要整两口的苏舜钦怎会拂大家的好意,当即拍板决定来一次内部聚餐,经费嘛更是难不倒才华横溢的苏院长,角落里堆得都是废旧公文,卖掉就是,钱不够的部分大家凑一凑,院长发扬风格带头捐了10两银子,其他诸人也多少凑了点,遂自以十金助席,与会之客,亦醵金有差 。很快一场AA制酒局就拉开了帷幕。


这场聚会往小了说是场单位内部聚餐,往大了说那就是京城文化名流联谊。自然会让那些削尖脑袋想要混进这个圈子的人眼馋不已。当时有个太子中书舍人叫做李定,也算是个文青,就极力申请要参加饭局。可是这个李定是宰相晏殊的外甥,自己的官职也是凭借父兄的举荐而担任的,苏舜钦一贯看不起这种人,所以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晏元献公之甥,文亦奇,欲预赛神会,而苏子美以其任子距之。


俗话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这也给后来埋下了祸患。宴会当日,大家觥筹交错,喝的不亦乐乎。有美酒怎能少得了美人,于是苏院长招来两个官妓奏乐助兴。这要放到今天那绝对是秒上热搜的大新闻,可是在文士风流的宋朝,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有点让人瞠目结舌了,与会的有一个叫做王益柔,一向以爱开玩笑,言论大胆自由著称,这位兄台当日也喝高了,嘴上自然没了把门的,当场作诗一首,名字叫《傲歌》。最后两句尤为经典,醉卧北极遣帝扶,周公孔子驱为奴。看到没,打算喝高了让皇帝扶着回去,还要把周公孔子当奴仆驱使。玩笑可以开,但真没这样开的。诽谤当今圣上也就算了,你还侮辱周公和孔子,这两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就不用说了吧,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欺师灭祖,无法无天。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被伤了自尊的李定正千方百计要报复驻京办一伙人呢,这就叫瞌睡有人递枕头。于是赶紧把这个爆炸新闻告诉了纪检监察部门首长王拱辰,王拱辰此前被改革派各种排挤打压,本就一肚子怨气,碰到这等天赐良机那可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事情很快被添油加醋的闹到了宋仁宗处,仁宗听后大怒,命令从重从严处理这些“无知狂徒”。最终,苏院长等人坐实了三条罪状:


1、监主自盗:卖公家的文件来做私人宴请之用。


2、燕集喧嚣,近于宫门:皇宫重地聚饮喧嚣,还,还招妓。


3、放肆狂率,抵完先圣:身为儒生居然骂天下儒生的祖宗,无君无父,狂悖至极


处理结果是,苏舜钦被除名勒停,在不杀文臣的大宋,这已经是最终的惩罚了,等于是彻底剥夺了苏舜钦做官的权利,削职为民。事情到此告一段落,自觉无颜的苏院长再也不愿待在京城被人戳脊梁骨,于是远赴苏州住下,这期间他建造了名垂后世的沧浪亭,然而不管风光再美,池鱼再鲜。苏舜钦都已经找不回当初的潇洒和风流,他闷闷不乐,最终年仅41岁郁郁而终。


后世之人包括苏舜钦自己都将被贬归罪于保守党的落井下石。不否认有此成分,但是也并不全对,我们站在宋仁宗的角度想一想,就会明白他有多么失望。庆历新政的目的主要是整顿吏治,要改变不合理的官员任用选拔制度,大力启用有能力的官员。这一直是改革派所标榜且引以为傲的东西。然而看看改革派所推举的苏舜钦、王益柔。政治上如此不成熟,闹出这等笑话,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国家大事,这场新政搞得又是什么?这无异于彻底否定了庆历新政,至此宋仁宗也彻底放弃了改革的想法,为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变法工作画上了一个悲伤的句号。正是在这种无比失望和失落的情绪左右下,才会对苏舜钦等人从重处理。正应了官场那句老话,不打懒、不打馋、专打不长眼。谁让你这个时候往枪口撞呢?


无独有偶,苏轼也因言获罪,栽倒在又一个李定身上

北宋一朝,有两次“文字狱”。第一次就是刚才说到的进奏院狱,而第二次则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巧的是,这次也跟变法有关,受害者也姓苏,而坑惨他的那位,居然也叫作李定


简单说一下就是,在熙和二年,宋神宗任用王安石进行变法,而苏轼因为和变法派政见不合,因此自愿外放,在外放任上,他看到了许多新政不合理之处,文人本身就爱吐槽,更何况苏轼这样的大文豪,自然是把满腹牢骚都写在了诗词之中。要说这也不算什么,毕竟宋朝不像清朝,言论还是很自由的。问题就出在苏轼自己不爽还不够,硬是要皇帝也不爽,跟宋神宗赌气。他在调任湖州时,给宋神宗上了个奏章,说自己脑袋秀逗了,跟不上形势,没办法陪那些脑子转的快的变法党一起玩,干脆让自己归隐山野算了。“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这引起了宋神宗和御史台官员李定等人的不满,李定等人翻出了苏轼之前写就的各种诋毁国家政策的诗,誓要把苏轼往死里整。最终在朝臣的力保下,我们的苏文豪才算逃得一死,被贬黄州。


两起沸沸扬扬的因言获罪案件结束了,在很多人看来,“二苏”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两位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在案子中表现出的不成熟和低政治情商。谨言慎行,洁身自好,不意气用事是一名官员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但很明显,天性放荡不羁的苏舜钦和苏轼不具备这些能力,他们是天生的文学家,艺术家,而不是政治家。他们的人生悲剧,既是时代之错,更是个人之殇。不过仕途的不如意也给了两人更多的人生感悟,让他们变得更为豁达通透,晚年的“二苏”,诗词作品愈加有韵味,留给了我们许多经典的传世名作,不得不说,实乃中国文学史之幸事。


","content_hash":"3857efa7

有关于姓苏的名人这个题目本站就介绍到这里,关于《姓苏的名人,历史的惊人巧合,两大苏姓才子,因相同罪名,被同名之人参倒》你还有哪些问题呢,可以在下方留言哦!

用户评价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dgbanyun.cn All right reserved. 智雅名人网

备案号:粤ICP备13001008号-2 | |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